钢结构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结构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知名校长党支部书记是我的好兄弟

发布时间:2019-09-30 07:33:18 阅读: 来源:钢结构玻璃棉厂家

知名校长:党支部书记是我的好兄弟

2006年8月4日上午,在武侯区教育局雷局长办公室,雷局长请我出任武侯实验中学校长。我当然很高兴,因为有了一所自己掌管的学校,也许可以尝试着把自己的教育理想付诸实践。但我谈了自己的顾虑: 我从来没有做过校长,连中层干部没做过;我有明显的弱点,我很直,也很急,不善于应酬;另外我学术活动也很多,所以我担心

雷局长笑了: 不要紧,这些我已经考虑过了。我给你派一个有丰富管理经验的书记,同时兼任常务副校长。他管具体事务,常规管理你都可以教给他,你主要从思想理念上宏观思考学校的发展。

我一听,放心了。我这个非党人士当校长,学校确实还需要另外设一名书记。于是,当校长七年来,我先后同张永锐书记和何光友书记亲密合作。今天只说何光友。

不过,还得先说几句张书记。当校长不久,我曾经在大会上谈到 团结 的话题时,我说: 什么叫 团结 ?大家看看我和张书记,我俩就叫 团结 。在这一点上,老师们完全可以向我和张书记学习!众所周知,在有些学校书记和校长是搞不到一块的,但我和张书记为什么能够如此团结呢?原因是我俩都互相欣赏,或者说互相崇拜。他总说他很早就十分 崇拜 我, 崇拜 我是 教育专家 ,而我确实也很崇拜张书记,因为他是管理行家,我不会做校长,可人家张书记二十多岁就搞学校管理,我当然很崇拜了。因为互信欣赏互相崇拜,所以我俩当然就彼此信任,亲密无间了!

这话同样完全适用于后来接替张永锐调我校任书记的何光友。

很多人不理解,作为校长的李镇西居然可以有那么多 居然 居然可以经常上课,居然还曾担任班主任,居然有那么多时间找老师谈心找学生聊天,居然还读那么多书,居然有时间每天都写博客,居然每年都有新著出版,居然可以给那么多的老师写信,居然还给每一个老师写生日贺卡 难道李镇西不睡觉吗? 这是一位网友在其博客上发出的疑问。

其实答案很简单 李镇西背后有书记何光友啊!

我曾经当众给何光友书记开玩笑: 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优秀的男人! 呵呵,光友四十出头,但已经拥有了丰富的学校行政管理经验,因为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第二年便当了教导主任,然后开始在学校各部门轮流做负责人。来我校做书记之前,已经在一所高中做了六年分管业务的副校长。如此 优秀的男人 辅佐我,我这个校长自然当得很潇洒了。

我大会上对老师们说,学校的常务工作都归何书记管,那么我做什么呢?我只负责四点:第一,确定发展方向(理念,思想,愿景等等);第二,关注师生心灵(倾听心声,拓展心胸,调试心态);第三,引领教育改革(走进教室,走进孩子);第四,代表学校形象(面向全国,面向世界)。

因此,好多到我校参观的人都感觉,李校长看起来更像书记,何书记看起来更像校长。但光友却曾对记者说: 其实,我和李校长是一个人。

所谓 一个人 当然指的是精神上的一致。我们都有理想,都有爱心,都有良知。就像张永锐书记一样,在和我搭档之前,光友已经读过我的许多书,对我爱心与民主的的教育思想不但了解,而且高度认同。

其实,光友对学生也是非常有爱心的。来我校当书记后的第一次教工大会上,他给大家的 见面礼 是一个故事和一本特殊的书。光友说,很多年前他当班主任时,有一个女生得了糖尿病,光友很关心她,让这个女孩很感动。教师节到了,这女孩送给何老师一本书。扉页是这样写的: 何老师,我本来想买一本李镇西的《爱心与教育》送给你,但是,书店里没有,但是你在我心中你就是李镇西。 光友一边讲这个故事,一边拿着那本书展示给老师们看。

爱心,让我和光友在学校的许多改革上达成了高度一致。 把孩子放在心上 , 办适合每一个孩子的教育 ,是我俩发自内心的愿望与追求。平民教育,新教育实验,民主管理,课程调整、课堂改革 这一切系列基于对每一个孩子发展的举措,无一不是源于我俩共同的教育理想和教育良知。

我俩的考虑问题的侧重点当然也有不同。我往往考虑怎么做 最理想 ,他往往考虑怎么做 最可行 。我有了什么想法,便给光友沟通交流;接下来他就考虑如何把我的思想与现实结合起来,使之成为可以操作的实践。

作为城郊结合部的平民教育学校,我校在重点高中升学率逐年提升的同时,每年总有一部分孩子考不上重点高中。说实话,我很着急,因为我惦记着那些考不上重点高中的孩子。我对光友说: 我们能把考上重点高中的孩子教好,让更多的孩子考上重点高中,这是关乎武侯实验中学的尊严 现在社会就看这个;但是,如果把考不上重点的学生培养好的话,则关乎着我们每一个教育者的良知。我们得想办法让这 后面的孩子 也能够得到关注,让他们有尽可能好的发展,并有一个比较理想的前途。

但是,那些学生怎么才算是被关注了呢?怎样做才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呢?那些成绩落后孩子进步的标准怎么设定?老师的评估标准该怎样? 这些就是友光接下来的工作。于是,我校有了因材施教的班级模式,有了民主自主的课堂改革,有了灵活有趣的课程设置,有了科学多元的评价体系 这些都凝聚着光友的智慧。

我知道,在有些学校书记是很清闲的,若有若无甚至可有可无,但光友这个书记在我校却须臾不可缺少。我曾在大会上说: 我把学校当做一个班,老师们便是这个班的学生,我就是班主任,而班长就是何书记,各位副校长便是班委干部 我还知道,有的学校校长和书记并不团结,互相扯皮,明争暗斗,但我对光友绝对信任。我把有的校长特别看重的人事权、财务权包括签字权都交给了光友。我只负责提出想法,但在工作出现失误时,我第一时间承担责任。

我实在是没有理由不信任光友。他的突出的行政能力让我欣赏,他忘我的工作精神,更是经常让我感动不已。学校管理的所有细节,都装在他的心中。光友多次对别人说: 李校长乐于阅读,富于思考,勤于写作。我必须尽量为李校长多承担一些事务,把学校管好,让李校长放心,让他有更多的时间阅读、思考和写作,因为他的时间不仅仅属于武侯实验中学,他的思想是中国教育的财富。

有一年开学第一天,为了制定班级小组建设考核办法,光友和德育主任还有几位班主任在办公室整整研讨了一天;还有一次,他出差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但第二天早晨他又准时来到学校,带领行政干部走进教室听课;就在不久前,为了让学生家长了解并理解学校的改革,他硬撑着自己生病的身体,一次次在家长会上用嘶哑的嗓子介绍着我校课堂模式、德育创新和取得的成绩 我和光友经常共同为学校发展而向教育局争取政策支持和经费保障,但我俩的分工往往是我负责打电话,他负责跑腿 我给有关局领导先在电话里沟通并谈妥,接下来便是光友一天或几天甚至更长时间在教育局各部门具体经办人之间不知疲倦的奔波。我想到光友刚来我校时对我说过一句话: 我这个人是有韧劲的,不怕吃苦。一旦要做什么事,就一定要达到目的。 的确如此。

但光友并不仅仅是我实现思想的工具。尽管在根本的教育思想上我俩高度契合,但在一些具体的细节上,我俩并不是每次都想法一致。每当这时,我总是真诚地倾听他的想法,因为我总是认为,对学校管理人家光友肯定比我有经验;而光友也非常坦率地说出他的不同看法,并想尽量说服我。我被他说服了,会很坦率地说: 好吧,就按你说的去做! 如果他没有说服我,我们继续沟通,有时候甚至激烈争论。但每一次争论之后,我们的心总是贴得更近。

为了学校的发展,光友常常还不得不忍辱负重,因为有时候他会遇到想象不到的委屈。几年前,一个学生在我校意外死亡。尽管经过侦查和调查,公安机关和教育行政部门都认定学校没有责任。但孩子的家长不依不饶,一次次围攻学校,时间长达四十多天。那些日子,我和所有行政干部每天都和失去理智的孩子父母和亲戚打交道,忍受着无休止的谩骂。好几次,光友都对我说: 你别出面,还是让我去吧! 但我知道,光友的身体和精神也已经快撑不住了。有一次在办公室,他向我倾吐积郁,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但是,当对方气势汹汹地再次出现在校门外的时候,他又坚毅从容地挺身而出

因为我在外有一些所谓的 名气 ,所以人们一想到 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 就会想到 李镇西 ,好像学校取得的所有成就都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有人曾戏称我为学校发展的 总设计师 ,那好,我就姑且顺着这个不太准确的比方说下去 如果说我真是所谓 总设计师 的话,那么何光友便是学校发展的 总工程师 ,各位干部便是学校发展的 施工队队长 ,广大的老师便是各路 青年突击队队员 。我们都在学校发展的舞台上,但所有聚光灯都打在我的身上,人们因此便忽视了阴影之中默默付出的何光友和广大干部和教师。我不否认我对学校的作用,但没有光友,我的所有设想都不过只是一张图纸而已。

光友一直叫我 大哥 ,我也把他当兄弟看待。我这兄弟对我还有两点特殊贡献或者说为我做出的 牺牲 ,那就是帮我开会和吃饭 这里的 吃饭 特指各种应酬。这两点 牺牲 似乎拿不上台面明说。但我真的很感动,所以,我今天豁出去了,干脆借用我以前写的一条微博说出我对光友兄弟的感谢

无论饭局还是开会,对我来说都是一场灾难。我问他: 贵党党章规定,共产党员吃苦在前,享受在后。那么面对灾难,是你这党员上还是我这群众上? 他说: 当然是党员上啦! 他便悲壮地去了。而且以后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他都主动说: 大哥,我上! 我感动得直拍他肩膀: 党呀,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责任编辑:007)

联通大数据平台

北京开公司

自学英语从哪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