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结构玻璃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结构玻璃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徐挖公司荣获徐州市标准化工作先进集体殊荣2571名医汇

发布时间:2019-09-14 12:15:39 阅读: 来源:钢结构玻璃棉厂家

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的同城恩怨_中国路面机械网行业资讯

在长沙,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就如一对德比兄弟,两家公司隔湘江而望,市场你争我夺、舆论口诛笔伐乃至人才互相流动,都是见怪不怪

同一座城市,同一个行业,同一个时代。

不同的企业,不同的企业家,不同的风格。

同城恩怨的故事有很多版本,蒙牛与伊利,海尔与海信,华为与中兴,雅戈尔与杉杉,当然,还有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

三一和中联是长沙的工业灵魂,产业需要集群效应,同一地域出现两家,甚至数家体量庞大的竞争对手并不奇怪,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近20年的角逐,几乎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成长史与变革史,而他们在关键时刻的关键选择,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代工业企业家的密码。

来处

长沙城。1992年。

涟源人梁稳根对长沙并不陌生,不过这一次,他带来了几乎全部身家。三一的前身涟源焊接材料厂当时每年已经有过亿收入,梁稳根在核心团队会议上提出要“双进”:必须进入大城市——长沙、必须进入大行业——工程机械。这一意见引起激烈争论,大家觉得工程机械是个夕阳产业,而且国内只有国企在做,自己对技术和市场几乎一无所知,还如不进入热门的电子、饮料、日用消费品行业。

“我们就是要进入国企林立的地方。”梁稳根说,他认为那里恰恰竞争不充分,民企优势强,而且既然进口替代性强,说明利润丰厚。

同一年,詹纯新也走到了十字路口。

大学毕业后,詹纯新分配到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一呆就是12年,他的人生轨迹似乎已经确定,那就是随着岁月流逝,逐渐积累资历。但有一天,领导突然把他叫去,希望他出任副院长。这个副院长不好当,他主管科研和产业。换句话说,这个职位是要创收的。

詹与同事创办了中联重科的前身——中联建设机械产业公司,开始制造混凝土设备,“做不好,没有回头路可走,我这个副院长也当不成了。“

一个草根出身,一个系出名门,但是梁稳根和詹纯新都需要经过白手起家的痛苦历练。现实令梁稳根的梦想很快受挫

2014深改元年关键词

,他卡在技术瓶颈上,三一曾把生产出的六台设备卖给了某省公安厅的一个工地,结果给对方造成很大麻烦,维修人员都不敢过去,怕客户打人。詹纯新这个副院长,只能领着7、8个人,在一间200平方米的“小作坊”,靠扳手、螺丝刀、锉床,敲敲打打。他的早期产品也出现过质量问题,不得不暂停生产,召回已售出设备。

他们产品都定位在混凝土机械,当时建筑工地遍地开花,但跨国公司长驱直入,市场主要集中在德国大象等少数几家公司手中,梁稳根和詹纯新有共同的对手,他们都选择了自主研发的道路。西方国家的混凝土机械技术并不完全符合中国需要,欧、美、日的建筑高峰期已过,外资技术适合本土,也就是小工程,多层建筑,但中国的楼越盖越高,采用进口技术的设备排量小,另外压力低,打不高,再加之外资普遍欠缺售后服务,中国客户非常不满意。

通过攻击对手的软肋,三一与中联的市场地位由此确定,两家公司年均增长速度都超过60%,外资节节败退。然而,他们命运方程式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已经在1992年成立的那一刻写成。

路径

同一条路,它们选择了不同的走法。

三一孤身前行,强调自主研发,滚动发展。 “三一不去并购,不做房地产,是因为我害怕触犯‘王法’,那将使三一的事业不能继续。”梁稳根曾说。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曾力主三一进行产业并购。2004年,他甚至辞去三一重工总裁的职务,组建了一个几十个人的战略并购部,从事战略并购和战略联盟,总部设在上海金茂大厦。尤其把东北地区作为并购的重点。“按照我的想法,行业内的国有企业都可以收购。”向文波说,但并购之路走得并不顺利,梁稳根也在关键时刻定鸣金收兵。“我们深入下去发现,很多企业改制的决心并不大,各方面的利益很难把握。”梁稳根说,“房地产和并购与政府的关联度太大,市场化程度低,完全按照市场规则交易是实现不了的,但三一不愿意做灰色交易。”他认为作为民营企业,这不是三一所能驾驭的力量。

并购则是中联重科的主旋律。詹纯新每年要看很多企业,他将之冠为“核裂变”战略。“随着我的产业做大了以后,需要另外一个个产业了

穿山越谷成大道写在贵州高速公路突破4000公里之际

,因为这一部分也是属于我的一个商业链,有并购机会了当然就水到渠成了。”迄今中联重科已完成了不下十次并购,其中既有英国保路捷这样的国际公司,也有湖南机床厂、陕西新黄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这样的地方国有企业。

最引人瞩目的动作在2008年9月,中联重科与弘毅投资、高盛和曼达林基金组成的财团,以2.71欧元的代价全额收购意大利全球知名的混凝土机械装备制造商CIFA的股份,为此中联重科不惜让自己财务报表更加沉重

洪爱莉施瓦辛格宣布与妻子分居 不做州长返回娱乐圈

向其他公司出让股权似乎是三一不可逾越的底线,卡特彼勒等数家跨国公司都曾希望与三一进行股权合作,但得到的均是客气而毫无余地的拒绝。中联重科则在2005年4月引入PE联想弘毅投资,弘毅进入后帮助企业完成改制,并重组了董事会,得到资本市场认可。

2000年,中联重科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3年后,三一重工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他们并非是两条平行的直线,也开始向彼此的方向靠拢。

三一似乎有意重提并购,向文波曾在2009年人大会上鼓吹海外并购,认为金融危机给国内企业海外并购提供了绝佳的机遇,如果国家能在资金信贷等方面上支持有实力的装备制造企业进行海外并购,对提升整个装备制造业水平将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据说这番话还受到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的质疑:“你对自己的管理能力有把握吗?分析过双方的文化差异了吗?了解当地的工会劳资关系吗?如果不能知己知彼,这种信心会让我害怕。”

而中联重科则走过一条漫漫改制路,增加了更多民营色彩。1999年中联重科改制为由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控股的股份制企业,在长达数年的改制过程中,中联重科及大股东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曾被赋予太多的想象空间。詹纯新先退后进整合资源,中联管理层终于将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30%股权收入囊中。[1][2]下一页